新闻资讯 / News center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氧化铝和铝市场重新平衡

氧化铝和铝市场重新平衡

发布时间:2015/02/07 浏览次数:7004

一.市场供需变化
由于市场疲弱,西方一些炼铝厂家不得不被迫关闭,但是鉴于全球供应链重新平衡,从而引起矾土和氧化铝市场需求和价格持续上涨。而上涨的主要原因则是来自于中国的需求,尽管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表现平平,甚至减少。
据HIS Inc价格及购买部门研究董事琼·莫特索尔说,其中在供应方面的一个因素特别是中国,表现在印度尼西亚从今年初禁止出口原矿,从而目的是鼓励更多的炼铝厂家在印尼投资建厂,必将影响到矾土市场比那些镍,锡和铜矿更为紧缺。与此同时,美国位于克利夫兰从事北海岸研究的劳埃德公司资深分析家奥 卡罗尔也指出,力拓(Rio Tinto)公司位于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戈沃氧化铝冶炼厂今年中的关闭也将进一步导致氧化铝供应的短缺,特别是中国之外市场供应的更加紧缺。但是他又补充说,来自戈沃产的矾土将可能积极推销给中国冶炼厂家,从而至少在近期内将减轻矾土市场的一些压力。
根据英国<金属导报研究>铝研究分析家杨曹相信,2013年即使全球氧化铝需求量有所增加,但是显示主要还是来自于中国的增幅高达14.6%,以及非洲增长约10%。而且中东和北美洲也分别增长5.2%和1.8%。相比之下,拉丁美洲去年氧化铝需求量下降7%,从而也导致巴西氧化铝产量的锐降。而且除了中国以外的亚洲地区,中东欧及澳大利亚氧化铝消费量降幅均达逾5%,主要原因是这些地区关闭了一些铝冶炼厂家。
但是杨曹预测,2014年中国及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氧化铝需求量将分别增长7.7%和3.3%。世界其它地区增势较弱的主要原因是受北美和中东欧下降的拖累,因为镁铝(Alcoa)和俄铝(UC Rusal)公司仍在继续削减产能。然而无论如何,尽管上述地区氧化铝需求有所下降,但是仍不能抵消除了中国增长之外,还有印度和沙特阿拉伯等的增长势头。
二.中东市场渴望氧化铝
据力拓 加铝(Alcan)公司首席商业官员格威斯·贾奎斯指出,随着中东地区一批新建铝产能的竣工投产,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美铝公司合资企业马 艾登联合企业的建成投产,将使氧化铝和矾土等原材料成为净短缺市场。据了解,一些计划不仅增加印度的冶炼能力,而且这里还将增加发展氧化铝和矾土产能。即便如此,长期以来中东市场氧化铝及矾土市场一直趋于紧缺。据奥卡罗尔认为,主要原因首先是印度因为非常缺乏廉价的电力供应支持冶炼厂生产。而且该国国内政局动荡也在经营中经常遭遇到麻烦。
然而无论如何,尽管近几年来全球氧化铝产量持续增长,但是市场供需仍趋于过剩。而且预测今后3年继续过剩。奥·卡罗尔估计,随着铝产量的下降态势超过氧化铝产能的控制,今年过剩量大致维持在去年的约270万吨。实际上未来氧化铝市场可能仍将或趋于过剩。但是也不排除直到充足的氧化铝产能合理的达到原铝生产率相匹配的水平,才有可能使氧化铝市场供需趋于平衡。
奥·卡罗尔指出,在这之前他曾预测2014年世界氧化铝供需市场将呈现40万吨的亏空。
但是一些因素使他重新评估预测,不仅仅是比原期待铝生产增长的低,还包括比预期更多产能得到控制。而且由于中国持续进口矾土在国内冶炼氧化铝,从而氧化铝自给自足率不断提高。此外,导致氧化铝市场过剩的另一原因则是许多大型矿业公司相信,铝行业最大价值是上游产品即氧化铝和矾土。所以他们更关注集中生产,以及不需要进行精炼和冶炼。即使是从2012年到2015年全球炼铝产能提高28%,其中近一般的增长来自于中国。但是铝生产者普遍财政效益低下。其中目前逾40%业界生产面临亏损,即便是在铝价格每吨1800美元的情况下。
况且今年上半年价格曾一度滑落至仅约1700美元的水平,并创近4年以来的新低。而且这些价格水平即使是一些中国铝生产者也要关闭一些较陈旧和高成本的设备。
据了解,前不久美国一家铝生产者奥麦特公司(Ormet)提出11章破产保护,而且目前期望着把其汉尼巴尔和俄亥俄冶炼厂销售。与此同时,位于芝加哥的世纪铝公司也将暂停其塞布利和肯塔基冶炼厂,该厂设备是从力拓加铝公司购买的,除非该公司能够获得肯塔基公共服务委员会电力供应协议,才有可能使公司今后长期在世界市场生存下去。
三.更多冶炼设备将被关闭
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也将有一些冶炼厂家可能被关闭。这其中包括中国一些沿海和中部地区,中央政府希望刺激国家经济从传统的基于出口经济转移到聚焦加强内需方面。奥卡罗尔说,这是传统的智慧,欧洲冶炼厂家由于较高的耗电率,因此也面临风险。至少在近期内鉴于奇怪的电力价格特点,在西欧以及欧盟规则人为加强风电。
而且在巴西和澳大利亚,由于高成本也导致炼铝厂家被关闭的风险。实际上美铝公司最近宣布,将永久性关闭其位于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的波音特·亨利炼铝厂。

上一篇:安邦得参加2015土耳其铝工业展览会
下一篇:三水铝型材产业结构需从低值向高附加值迈进